玩物生活誌 文件 對於行車的想像
作者: 吳姿嫻 (01-17 16:46)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為〈開車看電視肇事 將修法加重刑責〉,新聞內容提到「交通部路政司今天宣布修改道路安全規則,未來將嚴格限制駕駛人行車時使用娛樂性顯示設備,如電視、GPS,若因此肇事還將加重刑責。」讓我想起前陣子看的汽車導航影片【AIDA project】。這個影片是介紹近來麻省理工學院(MIT' SENSEable City 研究部門)與Volkswagen汽車合作啟動一項「AIDA project」(Affective, Intelligent Driving Agent),致力研發智能3D導航系統:人們可透過手勢動作操控智能導航系統,該系統利用多個3D投影儀,在儀表盤上方,以不影響行車視線處投射出立體的道路交通圖。該系統除了具備導航功能之外,也提供沿途路徑上的各種餐飲娛樂生活訊息。
 
 
(影片引自http://youtu.be/zKLAeq1m2TY) 
  
這個影片我至少看過五次,前三次的觀賞都不免產生一種無法專心開車的感覺:不知道該以擋風板前面的實體風景為主,還是關注3D的導航指引,由於車子行進時,3D導航的畫面,比起手機或目前的導航設備要來得強迫吸收,所以駕駛者由擋風板向外觀看,不可避免也瞥見導航資訊。不過後來再重複觀看兩次,我似乎開始能夠適應這種不同視覺質地相嵌在一起的情況。我覺得此處有趣的是,不同「質地」的視覺對象物(指:窗外的風景與3D導航影像)強行銜接在一起,本是讓我感到混亂、無法專心的,沒想到經過幾次練習,我的適應,它們轉變成一種「暫時的整體」。換言之,我的適應,讓「分心」變成不是一個問題。
 
於是,當接觸第一則新聞時,便覺得這件事更有趣了。延續上一段的想法,便可看到,這樣的修法意圖,其實正預設了駕駛人有某種「必要」的特質:開車時必須專心致志,且這個專心,特別要求身體所有感官乃至於意識都須全神貫注於其中,頂多,我們被接受邊開車邊聽音樂,但想要把「聽」的範圍擴大,從聽音樂擴大到「聽講」電話,就開始變得危險了,更何況「觀看」電視、「操作」GPS都會影響到行車時視覺對於路況的留意,以及對於方向盤或方向燈等其他按鈕切換的即時掌控。
 
可是,如果未來某個新世代的人們,其成長經驗便浸淫在「大家」認為的「分心」狀態,以此方式認識世界、學習事物、判斷方向的話,或許對他們而言,邊開車、同時操作GPS或手機等媒介,根本是不費吹灰之力的尋常活動。這讓我聯想到一個有點遠的例子。印象中,電影【頭文字D】就有一段過程是描述:拓海(主角)每晚開山路送豆腐,他如何經由練習和修正,好讓豆腐在運送過程中保持完好,同時也能不斷精進自己開車的速度與應變能力。其實。有開車經驗的人,或喜歡開快車的人,應該多少都能體會到,當眼睛觀看路況的速度比車速來得快時,什麼是快或慢的速度,已不是時速表上的所能表示的了。也就是說,一旦身體已經發展出某種因應的能力,原先的問題就不見得是問題。
 
(實在不愛寫結尾,只好使個迂腐術)所以,這則交通安全修法的新聞其實呼應了McLuhan所謂的「後視鏡偏向」:後照鏡偏向有一個特徵,即我們常把新技術當作舊技術的反映,而人們每每接觸一種新技術時,便將它視為一種熟習之舊技術的演進,這種偏向容易導致以自我的(舊)框架來評估(新)其他事物。我想,有關新科技造成的「成癮」問題或如文字識讀能力變得「低落」的討論,某種程度也反映了這樣的偏向。
 
註:Glucker , J. (2011, May 6). Navigation concept from MIT and Volkswagen projects 3D image on windshield. Retrieved from http://www.autoblog.com/2011/05/06/navigation-concept-from-mit-and-volkswagen-projects-3d-imag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