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Farewell 2010
作者: dpsysop (01-09 16:19)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2010年最後一夜,我站在捷運月台,個把小時過去,完全擠不上車。我明白,因為跨年,全城集中一〇一。
  
隧道盡頭隱隱發光,預告列車即將進站。周遭摩拳擦掌者有之,暗自運氣者有之,看態勢,我這只想回家的池魚似乎只剩一個選擇:忘記溫良恭儉讓 ── 否則乾脆留下來當志工,幫忙維持現場秩序算了。但終究,魚躍龍門尚且聽聞,魚躍車門可就成了千古奇聞……失敗!
 
我很好奇捷運公司究竟如何構思跨年夜的輸運計畫。如果進站管制、縮短班距、加開班次、跳點疏運、增編人手等,依舊使乘客傻等不知歸期,還能怎麼做?再度目送捷運駛遠,我想起一位網管工程師朋友相仿的苦惱:如何解決巨大流量同時湧入的問題?或者,用研究群的話說,這是不同類型/關係性質的「瞬間鉅量」。
 
當時,我自以為聰明地避開西門、北車等交通樞紐,選擇與一〇一反方向的龍山寺入站。不過,當一班又一班滿車、空車(跳點疏運)疾駛而過,我便曉得什麼是人算不如天算。「為什麼不派空車來龍山寺站?」「沒空位何必還浪費時間停車?」「要不要先去板橋再坐回來?」「下一班有機會嗎?」心裡不斷冒出的問號,是試圖從個人的角度因應瞬間鉅量,卻也反映出由於訊息不足,使用者(乘客)難以進一步與設計者(捷運公司)合作化解瞬間鉅量。
 
我們都在追尋完美的設計,但真正的完美,恐怕不是給予一個結構整齊、規則明確、按部就班的「成品」,而是正視設計之後的變動必然存在,並在那個缺角、轉彎、斷崖的地方,設法提供相關線索,幫助人們完成他在那個情境下的設計使用。
 
如果還有興致知道2010年最後一夜我的結局……我決定逆流而出捷運站,跳上沿街碰到的任何一輛公車,隨便它帶我到哪裡。孰料,一路空無人煙,二十多分鐘後,我在基隆路、信義路口下車,迎接新年煙火綻放。
 
最後附上一個我覺得看了會很開心的跨年影片。這段影片告訴我們,自嗨達兩分鐘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影片引自:http://www.youtube.com/watch?v=h1cZaWufF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