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一封短訊
作者: 賴怡潔 (11-06 17:03)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過完紛擾的一天之後,一如往常,我踏上公車、坐好座位,接著,慣常地掏出手機看看是否有人因事尋覓我。

當時,看到一封我媽的簡訊,當時心想「該不會她有事找我,我當下沒接到她的電話,只是電話業者的來電捕手簡訊通知吧」,如是想,便同時打開那封簡訊:「潔媽在爸水里」(公司宿舍地點)。看到這著實是一封「簡訊」,而且是由我媽親手打字的,當時刻心情真是驚詫萬分。

驚詫萬分之餘也混合著細縷般的喜悅。
 

 
(圖片引自http://familychang.pixnet.net/blog/post/24265679
 
「這是我媽自己打字的簡訊耶!這應該是我有生以來她第一次傳簡訊給我吧。而且第一次打簡訊就如此言簡意賅!」之所以有如此心中感想迴盪之因,應該原是媽媽以前並不喜歡使用手機,往往因不熟諳手機操作原理,便會被相對於熟諳新科技產品的爸爸嘲弄,為逃避揶揄之語便也不主動碰觸手機或電腦。在手機使用方面,連查詢未接來電即已吃力,偶爾才會憶起如何開簡訊來看,遑論「打簡訊」。其二,以往至今長期離家,媽媽總央求每日以電話通話方式向她報到,所以,電話也就成為自己和母親的第二條臍帶,平常也無事,但是不知為何,媽媽總是可以東扯西聊,漫無目的問問一天瑣事,如此這般。每天有時心想,哪一天她話少了才需擔心呢。

平日的繁瑣對話,瞬間轉為六字的隻字片語,究竟是不尋常的,另有一番悵惘之情。不過,令人玩味的是:

媽媽在過了不到一小時後依舊打電話來了。

不改一往的對話內容,一開頭便又是探詢瑣事,延伸對話線頭。

冷不防地,我幽幽說了一句:「媽,妳是不是在練習打簡訊呀?」

「是啊,呵呵。只是那手機的螢幕字好小,我老花眼啦」。

「啊,那妳今天有沒有好好吃晚餐啦?最近溫差很大要多穿衣服……」。不意外地,又是連續一天一天的繁瑣對話。

如此,我竟感覺,還是這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