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未盡的話語
作者: 吳姿嫺 (10-21 22:05)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前言
非常抱歉我在此張貼跟研究無關的事,不過倒是跟研究群有些關係,貼文在此以茲紀念我對研究群的愛與回憶(請大家忍住嘔吐的衝動)。
下面這篇文章是一個月前寫的,不知怎地也迷糊地拖了一個月,直到明天要到新環境上班了,我才終於正視離開的現實。
不過,仍有太多內心的話無法在文中道盡,有太多體會與感受只能在生活中咀嚼,並慢慢回味那些大家曾經與我交換過的生命碎片。
謝謝大家這一年多來對我的照顧,我在研究群中獲得了信任與滿足,也對研究群產生了深深的歸屬感。
我相信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這段歲月,那些我曾挫折的、疑惑的、喜悅的、安心的、開心的、受啟發的事情,都是我用青春跟研究群的大家所換來的美好記憶。
我會永遠記得我來自何處,也希望無論未來的路有多遠多長,我們研究群都會像棵百年老樹,永遠屹立不搖。


        九月二十日,天氣晴。暖烘烘的秋日,伴隨颱風剛走的餘勁,拂醒了慵懶的午后。剛剛結束鍾老師的傳播導論課,每回想起學弟妹在報告中「暗喻」老師是「請舉例大海怪」,以及大家朗朗上口的"what’s new?",我就不禁莞爾。當然,我也看見了坐位上的老師,露出了會心的微笑。這些微笑的片段,還有那些充滿寓意的人生哲理,累積成了我對鍾老師的記憶。
                                                                               
        記憶總有個開端,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起點。這故事我說過太多遍,簡直害臊了我。剛畢業的暑假,我在傳圖掃描履歷打算找工作,遠遠地在電腦室就聽見老師的聲音。彼時我對老師十分敬畏(至今仍是?),擔心遇見老師我準要辭窮,於是懦弱地「躲」在電腦室裡不敢出來見人。然而,老師豈是省油的燈,當然是在傳圖櫃台聊了很久(其實鍾老師無論在哪裡都可以聊很久,笑)。久到我不能再窩囊下去了,便假裝若無其事地走出來向老師打招呼。
                                                                               
        意外的是,老師竟還記得我!有道是打蛇隨棍上,當時一窮二白的我,惡向膽邊生,多貼了兩層臉皮,半打趣地問老師可否介紹我工作,簡直就像路人甲突然在路上攔住郭台銘,毛遂自薦要工作一樣的,莫.名.其.妙。但,只見老師一派輕鬆,微微偏頭想了一分鐘就對我說:「我們研究群明天開會,要不要來看看有沒有興趣?有興趣再來。」
                                                                               
        於是,我便這樣進了研究群。
                                                                               
        初進研究群的我,與誰也不相熟,惶恐自然不在話下。我就這樣不動聲響地混入,慢慢地認識大家,談起跟研究群的戀愛。至於戀情的急遽加溫則是發生在宜蘭的颱風夜,那一夜,我深深被靜之老師講故事的魅力迷住了。三更半夜聽故事聽得欲罷不能,第一次發現外表堅強(?)的靜之老師,卻有著柔軟的一顆心,以及詼諧的個性。突然間,我對研究群的陌生便如同冰雪般融化了。爾後,我與研究群的戀愛,也如火如荼地展開。
                                                                               
  不過,我這個愛人有點難懂。每週一次的約會,它的容貌總是讓我霧裡看花,看得見,摸不著;聽得見,懂不了,大抵就像個「觸不到的戀人」吧。幸好它十分有耐心,等我用緩慢的腳步趕上距離,而敲邊鼓者如百齡老師,也慷慨出借研究秘笈給我,教我與它對話的技巧,指引明路,讓感情路走得更遠。阿孝老師則會提供一些維繫情感的3C產品資訊,還經常在與我們道別時,留給我們關於「表妹」的綺麗幻想。

        一切的一切,宛如南柯一夢。一年竟也就這樣悄悄地過了。我在研究群身上看見傻人的熱情,看見對研究的執著,看見自己的優點。戀愛專家常說,一個好的伴侶,應當使人看見自己的優點,而非被放大的缺點,感到自己很糟糕。我感謝研究群讓我肯定自己,給我往前走的信心與力量。哪怕跌倒了,失敗了,拍拍屁股再站起來,人生那麼長,不必拘泥於一處。
                                                                               
        我想要特別謝謝鍾老師──「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裡,日子過得怎麼樣,人生是否要珍惜」。謝謝老師在百忙之中與我閒聊的那些午后,一次一次給我信心,告訴我不要害怕,要努力發掘人生的各種可能。我永遠記得老師曾經對我說:
                                                                               
                老師往往都是告訴學生哪裡不好、哪裡要再改進。我跟人家不一樣,我都是告訴學生他她們的優點。學生就跟小樹一樣,我知道哪些小樹廿年後會長成大樹,可是學
        生自己不知道。小樹往往覺得大樹過於高大,自認長不了那麼高。有些小樹明明可以長得高,但是自己先放棄了,所以永遠長不成大樹。可是我知道哪些小樹會長成大樹
        所以我要告訴它們。
                                                                               
        當時的感動至今我仍溫熱在心頭,那種被信任的感覺,猶如冬日的一杯熱咖啡,一陣夏夜的晚風,一雙在懸崖邊緊緊拉住我的手,如斯有力,如此難得。如今到了離別的時刻,我會繼續帶著這份感動,無限感激,微笑地離去。


後記:同場加贈生活雜記一篇(其實有很多篇,為免嫌得我話太多,贈送一篇就好)
July, 2010.

        近日正值鍾老師偷閒清倉圖書之際,幸運兒如我,剛從老師那兒揀了不少書出來,像隻螞蟻扛著糖蜜似的,滿心歡喜。愛書人的通病:看到書就見獵心喜。我也不例外,看著老師滿坑滿谷的書,一半是敬佩,一半是嚮往,還有一半是驚詫──「嘖嘖,眼前此人奇男子是也,書種之雜,之難以歸類,以致於竟看不出此人讀書之品味以及研究之專長」。當然,還有更多的慚愧,面對老師汗牛充棟的外文書籍,我是有眼不識泰山,有貨不識貨,竟無鑑賞的能力。

        話說回來,其實我愛研究群不是沒有道理:這年頭我去哪兒找把「我最近看了一本書」當成口頭禪,而且還身體力行的長輩?連平輩也沒有。老師根本是研究群的「新書佈告欄」,每次新書訊息都是從老師那兒得知,讓晚輩如我愧疚自己(閒)書唸得還不如老師快。然愧疚歸愧疚,心裡頭還是滿足的,畢竟讀書惺惺相惜者少,能分享就足堪歡喜。

        最後,為了維護本研究群的優良傳統,我想就算我離開了研究群,每年春酒聚會的二手書活動,我仍要厚臉皮地自行參加。鍾老師,書我幫你備著了(雖然是你自己的書……),下回不怕你賴皮忘記帶書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