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你那邊幾點?
作者: 吳姿嫺 (12-25 12:18)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前言:各位抱歉,與Andy Clark先生糾纏許久,我決定暫時拋下與他的書中幽會,先來交一篇玩物生活誌的小作業好了XD")
 
昨晚在傳院劇場看了【目送1949】紀錄片,對於過去那段戰亂離散的歷史,心中悵然沉鬱不已。戰爭與族群的傷痛記憶,一切看似遙遠卻又彷若近在眼前。而暫時擱置這些個人情感不提,我想談談片中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片段。

(影片引自http://www.youtube.com/watch?v=WsmoPFbCkr8
  
一位日籍台灣兵在訪談中提及,有一次日籍長官交代給他一個任務:「晚上十二點半關燈」。
 
這件如今我們眼中看來再尋常不過的日常瑣事,卻帶給這個台灣來的小兵深深的困惑與不安。首先,「十二點半」是幾點?再來,「關燈」?高懸在天花板上的電燈要怎麼關?這位台灣小兵緊張死了,因為他根本看不懂手錶,以前台灣兵站哨時,都是用線香計時,好比兩柱香燒盡就輪班換人,哪有手錶這種東西?
 
這個例子震撼了我。然後我不禁回想起我們家可愛的三歲小朋友,在學會看懂數字之後,大人們還得「一次又一次」就著圓圓的時鐘教他看:「哪,從一到十二,哪個數字就是幾點」。在我來看,看時鐘這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應該很容易就能學會吧,可每回故意考小朋友現下幾點,他總說沒個準兒,讓我好生疑惑究竟為什麼他總學不會。
 
對照那個台灣小兵的例子,我才驀然醒覺,看鐘計時這事徹底與年齡無關,人不是天生下來就會讀錶,說到底是自己對鐘錶的「透明性使用」太不自覺,才會如此理所當然而渾然不知反省。而就前述例子為論,在此不談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但我不由自主聯想起曹家榮先生上回工具現象學的演講,他說:「每個實作、身體的關係跟感知,都是在文化脈絡中的感知。以時鐘作為例子,當我們在看時鐘測量時間,我們背後預設的是一個已經序列化、計算化的生活世界」。
 
說來好奇,那個「序列化、計算化的生活世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這個世界究竟如何建構起來?人類天生的潛能?現代文明性的展現?我們是如何從那個「點線香」的時代,漸漸過渡到如今這個需要學習的「鐘錶」時代?未來的時間又會走向何處?會因為「時間就是金錢」的資本主義文化,而帶來什麼改變嗎?
 
一連串的問題浮現腦海,但是我沒有答案。現在的我,除了提醒自己留意工具透明性使用的自覺之外,也更加體會工具使用背後的文化脈絡值得更多檢視與省思。最後,沒想到明明是看戰爭回憶紀錄片,我卻看到了與電影主題毫無相關的另一面。也許,歷史碎片的拼湊與回顧,也是人與工具互動研究的一個切入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