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物、情境、決定
作者: 賀宇禎 (11-27 09:13)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看了那位博士生的論文,心裡有感而發。
有感而發的並不是針對裡面的內容有特別的回應,而是讓我想到的是
「媒介不但轉譯了我們體驗世界的經驗,同時也替代了我們人與人間的感情」
寫了一篇小故事,我想大家一定有類似的故事可以體會

 
第一種情境:
 
街上人來人往是城市的脈動的氣息,當走在熱鬧的信義區街頭,白天的繁忙是為了生計而流動,晚上的繁華是為了休閒而鼓動。橫新光三越A11的天橋當下,路過的公車以及天橋上數以百計的行人同時踏動著,自腳底傳來地面的震動剌激傳至腦中,你知道這不是地震,也不會因此而這腎上線素分泌的更快、更多一點。
 
對面走來了自己心愛的另一「伴」,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熟悉的面孔而是肩上披著的圍巾。「應該是新買的」你說,雙眼不但是看著那圍巾,同時也環顧著四周,當她走近你自己,她說:「對不起遲到了,電影還來得及看吧?」其實你是有點著急,七點半開播的電影,現在已經是七點二十又五分,對你來說是十分緊迫的時間。
 
你知道你不喜歡這樣。
 
但看著她氣喘吁吁地透過那圍巾吐出的熱氣黏著在鏡片上,你不氣她了,因為天冷讓你情緒不再激動,同時雙眼注意力又更加專注在那不曾見過的圍巾上,那圍巾還是你喜歡的紫色,忽然間你說:「沒關係,時間還早,不是還有5分鐘不是嗎?」說著說著,手不知覺的牽起她的手,腦子還在想要問她這圍巾是何時買的?
 
「好看吧?昨天買的」她說
「什麼?哪買的?還不錯看呀」
「我知道你喜歡紫色呀,雖然粉紅色的不錯,但紫色的比較便宜,所以我挑了這條」
「你喜歡粉紅色妳就買呀?同一牌子的沒差多少吧?」
 
其實你知道,她喜歡的是粉紅色…。
 
你還不知道為何會原諒對方的遲到,是因為天冷?還是紫色的圍巾?還是被熱氣遮掩的雙眼?還是站在晃動的天橋?還是真的仍有五分鐘的時間空檔?
  
第二種情境:
 
「老天呀,妳人在哪?為何打了兩通沒接!」
 
你帶點不悅的口吻對著話筒說,其實是很不開心的,因為自己的女朋友總是遲到,沒一次準時的。應該是這麼說,遲到三十分鐘,如果是三十分鐘的話那就算準時,如果是四十分鐘的話,對她來說不過又是晚了十分鐘左右而已。
 
透過話筒你自由的調整情緒,表情再怎麼的抽蓄也無所謂,有時侯電話講著講著理智快斷線了,你會很生氣的跺腳,再怎麼誇張的表演她也看不到,不是嗎?
 
這手機是新買的HTCTouch,冷冽的外表與質感讓你愛不釋手,握著它就像抓住像徵理性進步的科技感,透過掌心傳來透心涼的觸感,即使黑暗中拿著他,你的雙手是“看見”它的質感,還不是真的摸出來呢。你比較偏愛方正點的手機,不知為何較為流線型的你反而不太注意,試著找個理由說看看吧,心裡認為這手機反映了你自己理性的好脾氣(才怪,你根本不覺得這是好理由,自己也知道)。
 
「我已經在捷運上了,再二十分鐘我就會到了」,從聽筒另一端傳來她很過意不去的聲音,伸出右手轉轉手腕,讓錶面轉向自己,看了看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心想還是來得及,應該不需要這麼生氣才是,但讓你擠在排隊人潮中已經讓你漸漸的沉不住氣,特別是坐在旁邊的一對母子,小孩子哭鬧聲那麼凌利讓你受不了,有種衝動想上前去對他媽媽說上兩話「這裡是公共場所,也該管管你小孩不要吵到別人」
 
等著時間一點一點過了,你再打過去,她又一次沒接,再打、再沒接,重複了幾次…。你快聽到理智斷線的聲音,看著手中的手機,邊玩時又想到,之前好幾次都這樣,一樣的情況老是發生,你真的很不喜歡跟人約好時間而對方遲到或是有變故。
 
「雖然沒有什麼大不了」
 
心底就是不喜歡這樣,這是事實。當心裡頭那些不愉快的畫面老是不斷的播放,你手指輕快地打入「重撥-發送」的動作,將手機靠近左耳,左手倚靠著倚邊,心裡並不是那麼期待對方接起電話,因為再不接,你就有理由再一次的發飆,隨著話筒傳來冷漠又熟悉的嘟嘟聲,右手指在大腿上點來點去…。一般都是響十一聲後轉至語音信箱,你再熟悉不過了,為了怕不小心進入語音信箱,你要求她把語音信箱給關了,不然經常打沒有接而留言很困擾,右手食指與無名指在大腿上點呀點,來回五次就可以切掉去電,你很熟悉這些小小細微自己不曾注意的小習慣。
 
「喂~我到了,我在走路,我再走三分鐘就到了」她說。
 
你嚇了一跳是真的,你賭她不會接,這樣一來更是惱羞成怒,不知道在怒什麼。理由有三,第一是她又不接你的電話,明知道你在等她、很急,她又為何不接?是因為怕被我罵而裝死嗎;第二,電影快開播了,想一想還要去買吃的、喝的,上個廁所,這些都要花上點時間不是嗎?就算來很急,時間還夠,你也不喜歡明明可以從容的享受這一晚上的快樂,卻被一個女人的遲到給打壞了你的好心情;第三個理由,也是最後一個理由就是,她接了,你還沒想到該說、該罵些什麼。
 
接下來的一分鐘,當她正趕往戲院門口,你把你等著二十多分鐘的怒氣全發洩在她身上,很多你知道理虧的字句你也毫不留情的說了出來,你說的很兇,你心裡了解她還不了口,她錯了,她不是不能遲到,她可以在任何時侯都可以遲到,就是不能跟你約的那一天遲到。邊走,話筒傳來街頭公車呼嘯而過的聲音,你聽不見他任何一點吱唔的話語…,還是自己說個不停、不停,你還在講…還在講…。
 
你看到了她,她低著頭走過來,貼近在妳身邊,說著對不起那麼讓你覺得不能接受。你氣消了,讓你連著罵上二、三分鐘任何人也會再也氣不下去,她一句話也沒說、沒說。你看不見他的雙眼,轉身朝著剪票口走,拉著她的手讓他貼近妳身邊,她還是沒說話,你也不怎麼想理他,重要的是你的心情不氣了,反正還來得及進場就是了,進到影廳裡,看著他將肩上的圍巾拿了下來放在懷間不肯放,她知道你還沒氣消,她猜錯了…,她自責的很…,此時你也覺得自己氣過頭了,也沒有必要,這時,你看著她說著「別哭了」「有什麼好哭的呢?」「下次早點出門嘛」。

她頭低低的只說了這麼一句話「我回家拿圍巾,剛買的,想穿給你看,所以我又折回家拿」

「然後呢?就為了這個跑回家?有必要嗎?」你又得她在找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

其實沒注意到的是你,這條為你買的、穿的紫色圍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