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皮克斯的「世界」
作者: dpsysop (10-22 13:09)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喜歡台北的理由之一,是因為藝文生活的便利性;這讓自然比值較低的城市,多得著一些滋潤。
 
麻煩的是,即使是平日,熱門展場往往也和菜場一樣擁擠。人一多,我就容易當機,此一體質不僅反映於吃喜酒,也出現在看展覽上。上回米勒來台拾穗,人龍連續一週繞了史博館蓮花池一週,我想像屋內寸步難行的畫面,熱天裡也不禁打了寒顫,只好暗自與他立下巴黎再會的心願;這回皮克斯駕到,我則是三個月來三顧茅廬以避人潮,最後仍不可得,狠心牙一咬,懷著「唉,你不過也只懂得看皮克斯的熱鬧」的預設,跟著隊伍排進去。
 
人多,需要更聰明的分流設計,否則觀眾容易當機,這類文創產業也早晚當機。(也許前次很多人沒拾到穗,倒撿了一肚子火,所以接下來的梵谷展終於出現預售票分流賣法。希望不是表面功夫而已...
 
寫到這裡,我想先說一聲,抱歉,其實我原想分享的事情在後面,以上只是碎念。
 
 
 
皮克斯展場中,分了角色、故事、世界等單元。策展人在世界區的立壁上,寫了這段話:

 

每個世界都自有一套限制了種種可能性的規則,也使得箇中角色無法為所欲為。最初這股在世界與其規則、角色與其渴望間的動力,就催化了故事的鋪陳。(Worlds come with rules that limit what is possible, that push back against the urgent desire of the characters. The early tension between the world & its rules and the characters & their desires helps fuel the story's progress.)

  

這段話讓我想到ODB對「情境」的討論。差別在於,上述「世界」觀只看到限制的角度,未能發覺限制與資源實為一體兩面。例如附圖《蟲蟲危機‧葉之橋》,一片葉子限制了螞蟻行走的路線,卻也為螞蟻預備了一條便利(不必翻越石頭或繞過泥淖)、安全(不會掉進水裡且不會迷路——當然,真實世界螞蟻迷路與否跟排路隊無關,但這是動畫咩)的捷徑;葉子的形狀、弧度或所在位置,提供了限制,也提供著資源。

 

這個舉例所框圍的世界/情境很小、很單純,因為這裡說的是「螞蟻搬東西回家」的故事。然而,重點並非螞蟻相對於人來說是個小東西,所以它的世界只是小世界,而是因為這個主角面對的世界、故事發展的脈絡,正是這樣一個狀況。換句話說,當我們分析情境時,如何決定關鍵場景,便又是一道涉及空間、時間與角色、故事的難題。


相關討論:
  1. 宇禎回應 (1 篇回應, 10-22 15:03 by 蘇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