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生活誌 文件 晚來的生活誌
作者: 賀宇禎 (09-09 18:05)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最近我好懶墮,大概長期緊張的情緒一放鬆就提不起勁來
希望各位學長姊與老師們抽幾下鞭子讓我有些動力往下做功課


最近因88水災,從七號晚上開始就注意新聞,連續更了一星期的新聞,有線電視新聞(TVBS/民視/三立/東森/年代/中天),每一台每一則幾乎都看過了,怎樣的看過呢? 是看到這畫面一播出就知道接下來會播什麼內容,當沒有新聞時我就換台,就這樣進續看了八天。

網路新聞也看了,幾乎能看的我都看了。而最近似乎災情已經到了一個階段,不論是各種消息還是新聞,都有了不同的性質與內容,當然,在這裡不是想談到底災情是如何,救災夠不夠力等話題,而是與我們"玩物"比較有關的,也是我這一周來不斷關心的話題,也許這話題會是我畢業論文的可能之一,也跟阿孝老師研究的多向文本內容很有關係,這一段時間來,不禁想問自己一個問題是
 
"我們究竟如何才能對一件事情有全面性的了解? 在我們現今有著多種資訊工具在手時,我們該怎麼做?"

對於整個88水災,整個電視媒體,從一開始新聞報導,從荖重災情到現在各種不同層面、方向的新聞報導,似乎只是引導讀者只能讀某一面向的主題,盡管我們換台了、自電視媒體轉到網路新聞(如YAHOO、UDN等新聞媒體),能看到只是事情的一面,而且是很狹小的一面,就像是導演拍的畫面,觀眾只能看到導演想給的畫面,其他的畫面觀眾是不可能看到,也不見得會想去看。

如果換到了網路各種其他的消息來源,像是twitter、blog、還是bbs,看似許多消息來源,同時也呈現了不同的資訊內容,感覺我們只要多從不同的資訊管道得到消息,就似乎越接近事件的全貌。

但我漸漸的覺得,不論是哪種管道,我都不斷的重複一件事情。

"以管窺天,無限放大"

我想這八個字是我最想說的。昨天看到一篇朋友扔來的blog網誌,說明了當下災情的慘重,同時批評了政府救災不力。當然,我不覺得就單憑一篇網誌裡頭的內容就去批斷整個救災情況,但是,我們既不是專業的救災人員,也非從事政府相關工作,我們即使是用了拍攝記錄片的角度、能力,進入事發現場去看,然後再公諸於身,如此的內容,又如何能概括全部呢?  除了作者以外,身邊所有的人,似乎也僅看到某些資訊,就認為整個事件都是如此的簡單,即使這些讀者盡可能的找尋不同的消息管道,但看似公平的去看各種資訊,但實際上看的東西是不斷的引用再引用,仍舊是與新聞媒體一樣,以少數的資訊就去概括全部。

所以,我總是覺得,在現在資訊如此發達的資訊社會,我們該如何的去學習、使用這些工具,讓更多不同的消息,是否有種可能,建立一種資訊學習的方式 (或是工具),讓更多資訊能浮現出來,並且能有更高的可見度,使得不讓某些強勢意見、主流意見充斥整個環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