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烘焙坊 文件 不學何以言術?
作者: 系統管理者 (04-24 16:58) 列印 詳細資料
 
◆鍾蔚文(2005)。〈不學何以言術?〉,馮建三(編)《自反縮不縮?新聞系七十年》,頁339-342。台北:政大新聞系。

在強調實用的領域如新聞,學和術是永遠的親密敵人。像必須不停宣誓來確認愛情的戀人,理論和實務兩造也不停喃喃地重覆著「理論和實務相輔相成」之類的宣示,內心深處(讓我們坦白吧!)卻充滿了猜忌和不安。
 
和實務脫節,也是新聞教育工作者的原罪。如果新聞教育(或相關的廣電、廣告)的目標在培養實務人才(至少是目標之一吧!),新聞教育的合法性顯然岌岌可危。依照常識,一群實務經驗貧乏的教師,怎麼能培養出實務界所需要的人才呢?這恐怕正是不少人內心深處的疑惑。以現今大學的結構,大部分教師的專長在理論,卻往往必須教授實務課程,難免心虛。加上學生就業的壓力,外界常以學生能否立刻提筆上陣來評估教育的功效,教育工作者的罪惡感更沉重了。
 
學、術二方多年來便這麼互有攻防。不過如果我們檢視相關的討論,不難發現它們均未探究一些根本的問題如:學、術這些概念究竟所指為何?學和術如何定位?我們理直氣壯地將學和術一分為二,這會不會和許多的二分法一般,只是混淆思考的幻象呢?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我認為:學術之分基本上是個假命題。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