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XMS | 求助 |
人生
(by 吳姿嫻, 2012-04-09 22:20:48)
沒想到近兩個月以來,我竟然只看了兩部院線片。一是「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另一則是「逆轉人生」(Intouchables)。無獨有偶地,幾年前我曾經很愛一部也和「人生」二字有關的電影:「口白人生」( Stranger than Fiction)。很明顯地,這些重疊的「人生」字彙,不過是在中文的世界裡,成了我硬要湊出個共同性的文字遊戲。

只是,事情也沒有字面上這麼純粹。一直以來,人生所為何來,是我從小到大的疑問。

三週前的一個午後,和久違的同學聊天時,她突然問我:「妳還記得博一方法論最後一堂課,鍾老師問我們什麼嗎?妳的答案一直讓我印象深刻耶!常常都會想起妳那句話。」「ㄜ...完全不記得耶!老師問了什麼?我又說了什麼@@?」我彷彿失憶般地無法在腦袋裡搜尋到這筆事件。她述說著當時的情境:「老師要我們說說自己覺得可以在方法論這堂課學到什麼?我們的答案大概都像是從不同視角或高度重新看待世界和現象,但妳卻回答『我想找到自由』,很奇怪,經過這麼多年,我偶爾就會想起妳這句話......」。聽到這裡,我驚訝地想著自己當時哪來的勇氣在課堂上說出真實的答案?!(雖然老師人這麼好,這麼有智慧,呵呵,沒有刻意在拍馬屁喔)

原來我這麼想要自由。想想自己成長過程中所刻意學習的幾項活動,包含選擇唸書,似乎都是為了這個課題而嘗試的方法。而在生活中,看電影、與人互動、或從事其他別人眼中古怪的活動亦復如是。面對生活裡方方面面的變化,我想找到可以與之自在共處的方法。於是選擇電影時,不小心就在劇情裡扣上了「人生」,聽音樂時一瞬間也連結上「人生」,讀McLuhan談後視鏡時想到「人生」,聽老師說著最近又看到什麼書,或者如何做研究時,一樣也回到「人生」的課題上,看來,「人生」對我來說,始終是最有趣的話題。哈哈。

最後,分享一首由陳奕迅演唱的歌曲,名為「baby song」。歌詞這麼寫的:

「你的眼睛 像顆水晶通透裡面有一個無窮無盡的宇宙
 小小的你 在你小小的夢裡
 把我所有大大的事情
 都吹進風裡

 我為我將 對你撒的謊先跟你道歉
 當你發現黑白不是那麼的分明
 世界 不是那麼的公平
 別太失望 我講的是個夢想

 不用太聽我們的話
 不要讓 任何人告訴你
 你該怎樣對待世界
 或它該怎對你

 要跟現在一樣隨心
 讓你的眼睛和心依然純淨
 可惜 世界不及你好
 原諒我們 我們都還在找
 而時間它只負責流動
 不負責育你成長
 不過你只需要 傾聽
 傾聽你的心

 你的眼睛 像顆水晶通透
 裡面有一個無窮無盡的宇宙
 小小的你 在你小小的夢裡
 把我所有大大的事情 都吹進風裡
 都吹進風裡」

我想,倘若我能像剛出生的孩子一樣,有簡單的意識,有純淨的心,就會看到世界更多的可能性,明白有太多未知是在自己所能理解的領域之外,因而能時刻地與自身的所知所見保持著一種自由的關係,而不為之束縛。

註: 「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

「逆轉人生」(Intouchables)

「口白人生」( Stranger than Fi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