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XMS | 求助 |
畫點什麼這個小遊戲
(by 吳姿嫻, 2012-03-31 03:10:17)
最近身邊的朋友都瘋著玩drawsometing這個app軟體。

好奇之下,我也加入draw something的行列。說真的,這遊戲在玩的當下是有點童心未泯,但遊戲以外的時間回頭看就會不禁覺得愚蠢。所以,我與它大概一週照面十來分鐘,但它倒是勤快地送來朋友推我一把(nudge)的通知。

基於對於「人」的興趣,我問了幾個大二生關於drawsomething的玩法,得到的答案不外乎,「好玩啊」、「看別人的畫得怎樣」、「推敲朋友思考的邏輯」、「殺時間」、「學英文單字」、「看自己有無創意」、、。答案好幾項,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學英文單字」這個充滿台灣風的答案。於是,我繼續追問:怎麼學?有的學生說,drawsomething會丟出一些不認識的英文字彙,為了畫出這個單字,就得先跳出app改查字典app後,接著再回到drawsomething上作畫;偶爾,有些題目會是國家名(如瑞典)、藝人(如Beyoncé)、或某個品牌(如Lipton),因為腦海中的圖像很模糊,所以得藉助手機查詢網路上有關這些字彙的圖像,依樣畫葫蘆。問了一圈,我的腦袋也想了一輪,還沒完好像就累了!

但在前幾天,因為我太久沒回畫,而遭友人「推了好幾把」,索性便花了點時間一次猜完大家的畫,再統統回敬一畫。過程中,我想著,學英文倒是其次,查資料來幫助作畫這事應該更有趣。我的第一項任務是畫出「mario」,想了一下,我真的要畫瑪莉歐嗎?還是迂迴地畫朵香菇?選定瑪莉歐後,我閉上眼,卻只記得瑪莉歐的眼睛、鬍子、身上有藍色、紅色、黃色,但無法組合起來。我沒有那些大二生想殺時間的心情,正好又坐在電腦前,google隨手可及,很快,瑪莉歐交差了。

不過,嚐到了有效率的回「畫」甜頭,draw something的興致也漸漸高漲。後來,我陸陸續續畫了「grass、android、goggles、superman、mustard、madonna、、、」,開始有點明白「它的、屬於我的」好玩點。我進入這個app的遊戲規則裡,也玩出自己的遊戲。